丁骋骋:古印度货币体系的宗教印记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投资理财

作为多元文化的生动体现,古代印度的货币体系风格别具,而且自始至终被打上宗教的印记。正因为印度古钱币十分独特,促使人们重新思考货币的起源。比如,货币起源产生于人类早期宗教活动的一种“双意性”存在,某种精神的“物化”。

  世界上没有哪个地方的古代货币像印度那样复杂,不仅币材,还有铸币上的文字、图案、纪年、重量与币值,打制方法等各方面,都令人眼花缭乱。印度古币的材质不仅有金银铜,也有少量锡铅等金属,这在其他地方十分罕见。钱币上的文字先后出现过希腊文、婆罗米文、�衣�文、贵霜文、天城体梵文及阿拉伯文。今天�衣�文已成死文字,而婆罗米文又演变成诸如孟加拉文等。钱币上的图案不仅有各种动植物和宗教象征物、宗教人物,也有政治领袖,穆斯林统治时期虽然禁止图案,但也不时出现动植物、兵器等形象。古代印度钱币制作方法也很奇特,曾经历过冲压、敲击和铸币三个阶段。

  古代印度是今天印度、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等几个国家的总和。在云端俯瞰地球,印度次大陆完全处在大洋和群山的合抱之中,北边不仅有喜马拉雅山,还有兴都库什山和苏莱曼山,东西两边是孟加拉湾和阿拉伯海――简直是一片远离尘嚣的世外桃源。但是,上帝偏偏在兴都库什山和苏莱曼山交汇处留了个缺口,这就是著名的“开伯尔山口”。来自北边的外族通过这个山口不断入侵印度,从早期的雅利安人,到后来的波斯人、希腊人、月氏人、匈奴人和突厥人,新来的征服者刚站稳脚跟建立政权,又被后来者踩在脚下,所以我们很难弄清到底谁才是印度的真正土著。这种叠加的征服效应使得印度直到今天仍拥有复杂的种姓制度,多样的宗教信仰,这造就了璀璨的民族文化,充满神秘色彩的钱币正是这种多元文化的生动反映。

  早在列国时代(公元前7世纪至4世纪),古印度北方就有了银币和铜币,这种银币不像西方钱币那样夹在两块冲压模具之间打造,而是用一组冲压器具在椭圆形、正方形或不规则形状银子的一面敲打压印制成。银币上的图案有动植物、宗教象征物、日用器具、宗教神明等,没有文字。

  以上这些冲压钱币(punch-marked coins)通常被归为阿契美尼德王朝的货币。学界普遍认为,印度最早的金属铸币是由希腊传入的,早在公元前4世纪中期亚历山大大帝入侵之前,北印度地区在波斯帝国统治之下,金属铸币可能从古希腊经阿富汗传入巴基斯坦和印度北部。但问题是,这种冲压钱币银币完全不同于在波斯流通的任何硬币,阿契美尼德王朝时期金银币通常印有“国王射箭图”,因此,一种相反的主张认为古代印度货币是自主产生的,代表人物是英国钱币与古文字学者詹姆斯・普林塞普。这位英国皇家学会会员起初也认为古印度没有原生货币,后来他破解了印度次大陆的两种古代文字――婆罗米文和�衣�文,这为古印度研究带来革命性突破。利用破解的古文字,普林塞普主张古代印度曾有过原生金银币,但他并不确定这些古钱币最早出现的时间。后人根据普林塞普的方向进一步研究,认为印度最早的钱币制作于公元前400年前后,或公元前8世纪左右。

  印度货币体系是各种文化的综合体,而且自始至终被打上宗教的印记。可以说,印度古钱币受宗教影响最大。这形成了有关货币起源的不同见解。印度学者Dhavalikar就曾指出,印度最早的钱币可能作为祭祀之用。因为如用白银打造,即使很小块,价值也很高,不利于日常零星交易。而且钱币上打制的各种带有宗教意味的图案,也暗示着他们的精神信仰,表明货币起源于人类早期宗教活动的一种“双意性”存在,某种精神的“物化”。

  公元1世纪,大月氏人在北印度建立了贵霜王朝,成为与罗马、东汉、安息齐名的古代世界四大帝国之一。贵霜人在钱币制造上使用希腊式的制造技巧及整体布局,圆形钱币两面都有希腊手写体贵霜文。图案一面是国王肖像,一般为在祭坛旁举行祭祀活动的全身像,另一面则是希腊人、波斯人和印度人信奉的神像,包括佛陀和希腊、波斯诸神,也有耆那教和婆罗门教的各种神祉。在著名的迦腻色迦君主(130年-160年)统治时期,帝国疆域包括现今的旁遮普、阿富汗、克什米尔地区、印度河流域、恒河上游等地,成为丝绸之路的咽喉要道,欧亚经济文化交流的通衢,贵霜钱币随着东西方贸易被带到各地,对周边国家货币文化产生了重大影响。

  贵霜之后,旃陀罗笈多一世建立了笈多王朝,此时印度钱币的典型代表是第纳尔(Dinar)金币,正面为旃陀罗国王站像,右手持戒指交与左侧的王后鸠摩罗提婆,左手持新月柱头旗杆。背面为吉祥天女骑狮正面像,吉祥天女不仅是婆罗门教-印度教的幸福与财富女神,佛教也吸收她为护法天神。第纳尔金币一面象征世俗王权,一面代表宗教信仰。